欢迎来到 - 廊坊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历史故事 >

面对大家都知道结局的历史如何用镜头讲好故事

时间:2018-01-03 07:25 点击:
面对大家都知道结局的历史如何用镜头讲好故事,

(原标题:面对大家知道结局历史何用镜头讲好故事

昨天,好莱坞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新片《敦刻尔克》,在北京万达影城CBD店举行中国首映礼。

原本,主办方曾经想在首映礼上安排一场诺兰与吴京的对话,没想到消息放出后,引发双方粉丝互掐。最终吴京因工作原因不能到场,《建党伟业》、《建国大业》的导演,《建军大业》的监制黄建新与诺兰对话,而诺兰的粉丝、在微博上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王思聪意外出现。

对话安排在《敦刻尔克》首场放映后。诺兰进场,台下观众却一个个都在擦眼泪——电影太过震撼。

连黄建新也变身迷弟,追问了有关电影的十万个为什么。

看完《敦刻尔克》

你一定会哭

在钱报记者心里,《敦刻尔克》是2017年的绝对年度神作。

首先,观众会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被这样一种听觉系统包围。

汉斯·季默模似了一种巨大的类似飞机俯冲的轰鸣伴随钟表滴答的配乐,深沉、急迫、压抑,一直作为主旋律到撤退完成后才中断。

而片中的枪击声,轰炸声,通过IMAX的巨大声效,会让你感觉座椅都在震动。

视觉上,需要高超摄影技术才能拍摄到的震撼画面比比皆是。

让人印象最深的是空战,完全是飞行员视角。随着战斗机侧飞、俯冲、射击,整个画面中蓝天大海完全倾斜,远处可见海天相接处的熊熊战火。

这些是诺兰将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出来的。

还有,舰船被鱼雷击中,英军在水面的汽油燃烧中挣扎;战机海上迫降,打不开机舱,眼看就要窒息;英军如蚂蚁般挤在堤上,德军飞机俯冲轰炸……

这些画面都以主观视角展现,让人有身临战场的紧迫与痛心。

诺兰的电影从不煽情,但看完《敦刻尔克》却肯定会哭,如同经历了这场战争,最后的获救,太不容易。

一个敌人都看不到

反而更害怕

昨天,王思聪也亮相了,来见“从小的偶像,同一个大学(伦敦大学)”的校友诺兰。

黄建新作为中国导演代表,与诺兰进行了一次对谈,他提的问题,也是很多刚看完电影的观众想问的。

黄建新:《敦刻尔克》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本来是一个A到B的时间点,为什么把它分成三个时间(一小时/一天/一周),交叉起来讲述?

诺兰:如何来讲述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如果能让观众在观看时产生一种这个事件正在现实中发生的感觉,哪怕知道结局的人,依然在看的时候有一种悬疑的紧张感,到底结局会如何?就像看《泰坦尼克号》,你知道这个船会沉下去,但你还是想看。

黄建新:为什么除了最后有两个模糊的德军身影出现,其他一个德国兵都没有。

诺兰:这是我很早就做的决定,写剧本时,我就不想展现敌人的近距离面孔,敌方可以通过迫击炮、战机还有轰炸机等等来展现。看不到敌军面孔的人,就像沙滩上的士兵一样,反而更害怕,感受到步步进逼的威胁。我就是希望把它拍成一个悬疑片,而不是战争片。

黄建新:为什么坚持实拍,而且钟情胶片拍摄?

诺兰:在拍历史事件时,摄影语言以及你所采用的镜头,这种基调必须是真实的,可以闻得到、听得到、看得到周围的事情。有时故事高于现实,必须采用特效呈现,但是在这样的故事中,我需要一种非常朴实的方式,一种可以触摸的方式来呈现。所以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只在某些场合用视效,主要是2D的技术,而不是数字特效。

我觉得我可能是第一代的导演,自己从小在家拿摄像机拍着玩,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拍片了。我从小看的这些电影,很多都是用胶片拍的,所以我始终喜欢胶片拍摄。

而且,如果你在拍电影的时候要呈现一种非常真实的感受,而不是经过风格化的,胶片是呈现这种效果的最佳选择,它的颜色、清晰度等等是非常真实的。

(原标题:面对大家都知道结局的历史如何用镜头讲好故事)

netease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