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廊坊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人物故事 >

开学第一课 重大校长揭秘重大人抗战故事

时间:2018-01-05 15:43 点击:
《重庆商报》创刊于1997年,是一份面向大众的本土综合性都市报。《重庆商报》拥有独立的发行公司与印务公司。目前,《重庆商报》已成为重庆直辖以来本土自费订阅

开学第一课 重大校长揭秘重大人抗战故事

● 热门推荐

开学第一课 重大校长揭秘重大人抗战故事

来报名!价值868元的...
越来越多的父母希望通过影像记录孩子的成长。抓住夏天的尾巴,给孩子拍组清凉写真吧!

开学第一课 重大校长揭秘重大人抗战故事

44家重庆上市公司 上...
沪深44家重庆上市公司昨公布了2016年半年报,总计实现营收1245.99亿元。

开学第一课 重大校长揭秘重大人抗战故事

商小妹 首页 / 正文

原文出处

开学第一课 重大校长揭秘重大人抗战故事

阅读

开学第一课 重大校长揭秘重大人抗战故事

评论 0

开学第一课 重大校长揭秘重大人抗战故事 2015-09-13 10:20:15     作者: 王杨 标签: 重庆大学虎溪校区 校长周绪红 2015级本科生开学典礼 重庆大学的创始人刘湘 教授冯简

开学第一课 重大校长揭秘重大人抗战故事

昨日,重庆大学虎溪校区,校长周绪红在2015级本科生开学典礼上演讲。

开学第一课 重大校长揭秘重大人抗战故事

重大新生认真听讲 本组图片由 吴珊 摄

昨天早上9点,重庆大学2015级本科生开学典礼在虎溪校区举行,校长周绪红在会上为该校6325名新生上了“开学第一课”:讲重庆大学的创始人刘湘率军出川抗战,教授冯简主持修建的我国第一座35千瓦短波电台“重庆之蛙”向全国传递“日本无条件投降”消息等抗战故事,鼓励学生要胸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踏实求学修身。

故事1:

创始校长刘湘率军抗日

提及“刘湘”,很多人率先想到的就是其川军统帅的武将形象,相信还有不少市民不知道刘湘将军还是重庆大学的主要创始人、第一任校长。

记者在开学典礼现场听到,周绪红校长先从重大创始人刘湘说起,讲起了“重大人”在抗战峥嵘岁月中的功绩。1929年,重庆大学诞生于风雨飘摇的年代,与重庆建市同年。周绪红说,刘湘是民国时期川军统帅、四川省主席,作为重庆大学主要创始人,于1929年至1935年出任第一任校长。“卢沟桥事变”后,刘湘在国民政府国防会议上极力主张“全国总动员,与日本拼死一决”,明确反对“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主动请缨出川对日作战。

身边人劝刘湘不必亲征,留在四川。刘湘说:“过去打了多年内战,脸面上不甚光彩,今天为国效命,如何可以在后方苟安!” 之后,刘湘亲率部队出川抗战,但在抗战前线突发疾病,1938年在汉口去世,逝前留有遗嘱:“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故事2:

重大造“重庆之蛙”传捷报

“各位听众,现在播送重大新闻……日本无条件投降……”1945年8月15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播音员潘永元、靳迈播出了日本宣布投降的消息,随后电台又找来1名日本战俘,让他用日语播投降诏书。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是我国第一座35千瓦短波电台。战时因为冒着炮火播出,“无休止”的电台就有了“重庆之蛙”的别称。而这座电台,就是重大冯简教授主持修建的。

周绪红校长说,冯简教授是我国无线电研究的创始人、中国赴北极科考第一人、重大电机系主任,后任该校工学院院长。

抗战初期,冯简教授作为资深专家在重庆主持修建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1941年“珍珠港事件”后,远东反法西斯各盟国电台尽落入日本之手,该电台成为盟军在远东唯一可用的联络枢纽。日寇深感头痛,周密部署对其重点轰炸,但该电台躲过重重劫难,在冯简教授和学生们的精心维护下雄鸣不止。无可奈何的敌人感觉“无休止”的电台声音就像令人烦躁的蛙声,谑称此电台为“重庆之蛙”。

此外,如今矗立解放碑商圈中央的“人民解放纪念碑”,也是重大建筑系黎抡杰教授在抗战胜利后主持设计的。当然,还有更多的重大师生投身到了抗日救亡行动中,如40级机电专业学生何其忱就投笔从戎,赴美受训后成为“飞虎队”的一员,任B-25型轰炸机机长。

校长寄语

要做到“头上有星空,脚下有行动”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今天,这把精神的火炬传递到了你们的手中,并将继续引领你们在自己所处的时代追求卓越、创造历史。”周绪红校长寄语6325名新生,要胸中有情怀,肩上有担当。他说,“情怀”就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他希望年轻学子要更多地关心国家、关心人民、关心世界,正如重大校歌所言“复兴民族兮,誓作前锋。”同时,他希望广大青年既要“头上有星空,脚下有行动”,也要“眼里有世界,心中有宁静”,踏实求学修身。

相关新闻

院士谈手机:

徐志摩如果有手机,就会忘了那片“云彩”

昨天的开学典礼上,重庆大学教师代表、土木工程学院杨永斌院士与生长在讯息技术时代的新生们谈起了手机,他希望年轻学子能合理使用手机:“知道如何役物,而不役于物。”

杨永斌院士说,他常想:当年的朱自清晚间在清华园踱步的时候,如果也是带着一支滴滴答答的手机,那么,他还写得出《荷塘夜色》那样清灵的意境吗?同样的,我们如果也送给徐志摩一支手机,让他边赶行程,边写短信,那么他还能写得出像《再别康桥》那么洒脱的诗句吗?“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正担心他带了手机,可就忘了天上那片云了。” 杨永斌院士说,“手机的出现,所有的讯息交互传递,有用的、没用的,一股脑儿排山倒海而来,事实上,过多的讯息已经让人无法安静、无法思考。所以,讯息技术就是水,用得好,能够成就你一片事业;用不好,沉溺在其中,青春也会跟着埋葬掉。相信同学们有智慧,知道如何役物,而不役于物。”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