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廊坊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格律诗 >

本期人物 吕进

时间:2018-07-22 08:04 点击:
本期人物 吕进,

吕进,四川成都人,1963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学院外语系,留校任教。1987年由讲师破格晋升教授,1997年担任博士生导师。1991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94年被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获国家颁发的突贡津贴。曾任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重庆市文联主席,重庆作家协会副主席,《星星》诗刊编委。现为二级教授,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荣誉所长,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重庆市现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重庆市名人事业促进会副会长,重庆市文联荣誉主席,重庆文史馆馆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前身)、鲁迅文学奖的“诗歌奖”多届评委。

俄罗斯莫斯科大学高级访问学者,美国俄勒冈大学客座教授。曾到美国、韩国、日本、泰国、法国等国讲学,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或重庆市专家访问团成员出访英国、西班牙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文学评论》、《文艺研究》、《诗刊》、《人民日报》及其他国内外报刊发表论文近400篇。撰写和主编诗学著作、诗集、随笔集48部,共83卷,多部获奖。代表性著作有《吕进文存》(多卷本)、《新诗的创作与鉴赏》、《中国现代诗学》等。

主要作品 《新诗的创作与鉴赏》 (重庆出版社 1982年初版,1991年再版,1993年3版)

《新诗文体学》 (花城出版社 1990年)

《中国现代诗学》 (重庆出版社 1991年出版,1995年再版)

《吕进诗论选》 (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5年)

《对话与重建——中国现代诗学札记》 (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2年)

《现代诗歌文体论》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3年)

《吕进诗文选》 (中国文联出版社 2009年)

《吕进文存》(共4卷) (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9年)

《吕进诗学隽语》 (曾心、钟小族主编 泰国留中大学出版社、台湾秀威出版社 2012年)

《现代诗学:辩证反思与本体建构》 (人民出版社 2016年)

主要获奖

1982年,专著《新诗的创作与鉴赏》获四川省政府颁发的“首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1984年,论文《新时期诗歌的逆向展开》获“首届四川文学奖”。

1993年,获总部设在韩国首尔的世界诗歌研究会颁发的“第七届世界诗歌黄金王冠”。

2002年,论文《健康,明朗,中国》获台湾《葡萄园》诗刊“诗歌特别评论奖”。

2004年,论文《20世纪下半叶的中国新诗研究》获重庆市政府颁发的“第二届重庆文学艺术奖”。

2011年,获《中国当代诗歌》编委会、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世界诗人》杂志社联合评选的“中国当代诗歌奖(2000-2010)批评奖”。

评论

臧克家

诗坛泰斗,现代中国著名诗人,中国现实主义新诗的开山人之一

我与吕进同志观点相同,趣味投合,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尊重我,我也尊重他。我每读吕进的论文,觉得心平气和,说理明晰,文字也颇精炼优美,富于吸引力,他的求实态度多少校正了我个人的偏激看法。他是我国重要的新诗理论家。

阿红

著名诗人、诗评家,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文学奖评委

吕进,以他对中国古典与现代诗歌与诗学的广识,以他对世界诗史与著名诗学的博知,以他对哲学、心理学、创造思维学的体会,以他敏锐的领悟、独立的思考,以他虽不算多却深有体味的诗歌创作经验,呕心沥血,运筹帷幄,终于为中国现代诗学创建了一个新的颇为完整的新诗理论体系。

黄亚洲

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原副主席,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在中国诗坛,吕进是一个重要的名字。可以说,中国诗歌的半个灵魂在重庆山城,中国新诗理论的半个中心也在重庆山城,而吕进就是这个重镇的领军人。在他的率领下,中国第一家新诗研究所就诞生在这里,从这里走出了我国第一批诗学博士和博士生导师。由于吕进的领军,重庆也是不少现代诗学新概念的发源地,并且已经推出了成体系的中国现代诗学理论,这一点对目下的中国现代诗学界特别珍贵。许多诗人都会回忆起当年阅读吕进的《新诗的创作与鉴赏》的情景,许多诗人在新时期都是吕进为首的“上园派”的拥护者,许多诗人都在给吕进的“二次革命论”点赞。

岩佐昌章

日本九州大学教授

我和吕进教授已经交往了二十多年。我很尊敬这位中国诗人和诗评家。他的著作等身,在诗学领域有很深的造诣,很敏锐的目光。我也喜欢他的为人:坦率,热情,幽默,有很卓越的组织才能。

面对面

重庆晚报:作为著名诗评家,你认为当下新诗要寻求发展的关键是什么?

守住诗之为诗的美学边界,重建写诗的难度,是当下新诗发展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这就需要科学地处理“变”和“常”的关系,守常求变。诗歌的生命在于“变”,永恒是不美的。但是这种“变”,只能是在守“常”中实现。“常”就是诗之为诗的基本美学要素和基本诗学规范。无论什么时代的新诗,无论什么路数的新诗,作为艺术品的诗,总得守住诗的边界。多元不是放弃诗美,多元不应该成为伪诗存在的理由。近年诗坛上有一种似是而非的说法:“自由就是对新诗诗体和精神的界定。”这种说法非常有害,只能误导新诗创作的脱轨。

重庆晚报:您近年提出了一些新的诗学观念,比如,“二次革命”、“新来者诗群”、“诗家语”等等,在国内外都引起了关注。在诗体建设上,你提出了“双轨论”,可以对这个理论加以简单说明吗?

重破轻立,一直是新诗的痼疾,最突出地表现在诗体重建上。长期以来,不少诗人习惯跑野马,对于形式建设一概忽视甚至反对,认为这妨碍了他们的创作自由。一些理论家就千方百计地去迎合种种现象。其实,缺乏形式感的人是没有资格称为诗人的。新诗是“诗体大解放”的产物。在“解放”后的第二天,从“诗体解放”到“诗体重建”本是合乎逻辑的发展。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昙花一现地流行的这样体,那样体,可以通称为“口水体”。“口水体”放弃新诗的诗体规范,放逐新诗的诗歌审美要素,加深了新诗与生俱来的危机。新诗近百年的最大教训之一是在诗体上的单轨发展,一部新诗发展史迄今主要是自由诗史。自由诗作为“破”的先锋,自有其历史合理性,近百年中也出了不少佳作,为新诗赢得了光荣。但是单轨发展就不正常了,尤其是在具有几千年格律诗传统的中国。考察世界各国的诗歌,完全找不出诗体是单轨发展的国家。自由诗是当今世界的一股潮流,但是,格律体在任何国家都是必备和主流诗体,人们熟知的不少大诗人都是格律体的大师。所以我提出:诗坛的合理生态应该是自由体新诗和格律体新诗的两立式结构——双峰对峙,双美对照,双轨发展。

重庆晚报记者 柳青

作品选录

论诗家语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