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廊坊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姓名 > 起名 >

传递爱心万州3个14岁学生酷暑中义卖饮料

时间:2018-08-01 09:37 点击:
“越是太阳大,越要去叫卖” 万州3个14岁学生酷暑中义卖饮料没卖完的饮料自己动手搬进李好爸爸轿车的后备箱李好向路人推销饮料稚嫩的粉笔字显露爱心每笔账都记

  “越是太阳大,越要去叫卖”

  万州3个14岁学生酷暑义卖饮料

传递爱心万州3个14岁学生酷暑中义卖饮料

没卖完的饮料自己动手搬进李好爸爸轿车的后备箱

传递爱心万州3个14岁学生酷暑中义卖饮料

李好向路人推销饮料

传递爱心万州3个14岁学生酷暑中义卖饮料

稚嫩的粉笔字显露爱心

传递爱心万州3个14岁学生酷暑中义卖饮料

每笔账都记录在册

  从本月15日到8月15日,如果你路过万州区上海大道三峡银行外的马路,就会看到银行门口有3名稚气未脱的初中生顶着近40℃的高温,卖力地摆摊卖饮料。天气本已很热,摊主之一、14岁的李好却语出惊人:“天气当然越热越好呀,我们就可能卖出更多饮料了。”

  如果只听到这里,你的潜意识里可能马上反应出,这无非又是学生在搞暑期社会实践而已。然而,李好的下一句话,相信能让你多少觉得有些意外——“这样我们就能帮助更多的贫困儿童了!”

  “不仅方便了行人,也传递了一份爱心

  “叔叔好,买瓶水吧。”“哥哥好,口渴想买水喝吗?”“姐姐好,买瓶水吧,我们在做义卖”……

  昨日下午6点15分,重庆晚报记者来到万州区上海大道三峡银行门口时,正好看到一位穿着白色T恤和深色短裤、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生,卖力地向行人推销饮料。天气太热,汗水不停地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他顾不得擦一下,只是不停地对着路人叫卖。

  在男生旁边几米远的地方,有一位身着黑色T恤和背带裤、戴着眼镜的女生,似乎有点害羞地看着一个个行人,然后瞄着路过的小姐姐推销饮料。

  而男生和女生之间,有一个饮料摊,堆放着可乐、冰红茶、苏打水和矿泉水,一位穿着灰色T恤和白边黑色长裤的女生守着摊子的同时,也在小声地叫卖着。

  听说是义卖,不少市民停下了脚步,有的用微信扫二维码购买饮料,有的直接掏现金付账——一位中年大叔拿出5元递给了小男生:“来一瓶矿泉水。”小男生麻利地接过钱,从腰包里熟练地掏出3元找零,守摊的灰衣服小女生连忙把矿泉水递给了大叔。

  这位买水的大叔姓钟,万州人,坦言买水就是觉得3个小孩做的事很有意义:“他们看起来还小,就这么有爱心,在这么热的天当街卖饮料,不管能卖多少,我觉得这样的事都很有意义,不仅方便了行人,也传递了一份爱心。”

  也许大部分行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在重庆晚报记者到场的半小时内,3个孩子卖出了7瓶矿泉水、1瓶苏打水和2瓶冰红茶。

  “每年暑假我都会给自己安排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3个摆摊的孩子今年都14岁,来自万州中学初二11班,男生叫李好,穿黑色T恤的女生叫何姝瑶,穿灰色T恤的女生叫龚书琰。

  “其实你不是第一个问我们身份的人了,不少行人也问过。为了不耽误叫卖,我们干脆写了一块小黑板。”李好向重庆晚报记者指了指饮料摊上立着的一块黑板,上面写着——

  “米粒爱心助学会

  亲爱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

  大家好!

  我是万州中学2019级11班的学生,我们不是乞讨,我们是用自己辛苦挣来的钱的一半给贫困儿童助学,希望大家都能献出一点爱。”

  黑板旁还有一个易拉宝拉起的宣传广告,上面有3位学生的班主任王勇的签名和手机号码,以证明他们这次义卖活动的真实性。

  为什么要搞这次义卖?发起人李好自豪地说:“每年暑假我都会给自己安排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去年我就骑自行车从万州回了老家忠县。今年暑假我和5个同学成立了一个兴趣小组,叫米粒爱心助学会,想和同学们一起摆地摊卖玩具,在勤工俭学的同时帮助一下贫困儿童。我把想法给爸爸说了后,爸爸说现在天气热,不适合卖玩具,更适合卖饮料和冰糕,所以我们在城管那里报备之后,从7月15日开始摆了这个饮料摊,准备摆到8月15日结束。”

  李好还透露,兴趣小组之所以起名米粒,也是有特殊含义:“在讨论名字时,大家觉得要齐心协力帮助有困难的人,每个人都是一粒米,本身的力量很微小,只有把大家的力量聚到一起,才能形成一碗饭,让有需要的人充饥,所以选择了米粒这个名字。”

  下午6点45分,开始收摊,负责记账的李好兴奋地告诉两个搭档:“哇,今天破纪录啦!冰红茶卖了20瓶,矿泉水卖了98瓶,苏打水卖了11瓶,可乐卖了31瓶,收入382元啦!”听到这个数字,两个搭档也开心地击掌相庆。何姝瑶高兴地说:“耶!现在一天比一天多了,距离我们筹集1500元善款的目标越来越近啦!”

  “没想到他们一做就坚持了一周多”

  就在3人庆贺时,来接他们的李好的父亲李先生到了。让人惊讶的是,李先生把车停在路边后,并没有上去帮忙收摊,而是动口不动手:“注意清点下东西,莫漏了。不要急,一样一样来。”

  看着儿子和搭档们搬运着沉重的饮料箱到车上,李先生对重庆晚报记者说:“很高兴儿子能主动做这件有意义的事。当初他给我说了这事之后,我只是出了点子,介绍了合法的进货渠道,然后给了350元启动资金,其他的都让他自己做了。我想看看一群学生能坚持好久,没想到他们一做就坚持了一周多。”

  谈到自己的感受,李先生表示:“真的是痛并快乐着。第一天看到他起早贪黑卖了一整天收获97元后,觉得很开心,因为儿子这么小就在努力自食其力。而且,他们做的事情很有意义,虽然现在社会各界都在帮助贫困儿童,但儿子和他的同学们主动用义卖来关爱贫困儿童,还是让我很触动。不过,晚上看到他脱下的衣服,我又心疼得不得了。”说完,他掏出手机给重庆晚报记者看了一张当时拍的照片,这张照片显示,李好当天义卖结束后,黑色T恤上一大片白色的盐渍。

  何姝瑶告诉重庆晚报记者:“第一天义卖结束后,爸爸妈妈就问我累不累,我跟他们说我挣钱了!其实我们当天只卖了97元,加上3个人口渴喝了10元饮料,再扣除捐款之后,最后每个人只挣了2.7元,真的感觉到挣钱好辛苦。后面几天我们都是自己带水去喝了。”

  “越是太阳大,我们越要出去叫卖”

  回到家独自把饮料摊的物品摆放到储物室后,李好再次向重庆晚报记者谈起自己对义卖的看法。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